沈南鹏谈至暗时刻 | 婷姐闪聊

首页·人物·2018-12-11

来·闪·聊 

闪,暂见之貌也。闪是轻盈,是掠过林间的云雀;闪是迅快,是转瞬即逝的弧光;闪是锐利,是划破苍穹的雷电。我们认为,闪,也是一种态度。即日起「我有嘉宾」闪闪推出的「婷姐闪聊」栏目,是婷姐采访的一个速写版本,快挖与呈现热点事件中的主角和各路大神的闪光点,轻而利。也许我们只能还原一个暂见之貌,却希望能在你心中汇聚闪电的力量和光芒。

成为沈南鹏,你需要做到这四点|婷姐闪聊  

至暗时刻来了,你可能会有更多好的投资机会,但也别忘了你已经投的这些企业可能会进入至暗时刻。”

 

说在开聊前

闪聊第一期,聊的是中国投资界巨子沈南鹏。上周,陌陌发布的三季报受到媒体普遍关注,这份报告披露,沈南鹏已于去年年底离任董事一职。陌陌及红杉资本方面都没有给出任何回应。就连当天上午参加清科第18届中国股权投资年会时,也提出了“不想多谈具体投资”的愿望。


沈南鹏先生投资的案例大家都非常熟悉,都是跟我们的生活息息相关且在推动中国新经济发展的项目,比如京东系、阿里系、头条、新浪、360、滴滴、美团、拼多多、快手等,仅仅2018年就有14家企业成功IPO。

 

过去13年 
我在走另一段创业旅程 


婷姐让我们先来回顾一下沈南鹏先生的历史,简单说说,8年投行,花旗、雷曼、德意志亚洲投行,5年创业,做了携程、如家,13年红杉中国经历,包括一手打造红杉中国的经历。这些标签,哪个对你的份量最重?

 

沈南鹏:其实,每一个阶段都很重要,而且每一个阶段在当时都是最好的选择。回过头来看,我们基本上是跟着改革开放40年的发展历程走过来的,是时代的浪潮推着你往前走。而过去的这些职业经历给了我不同的角度去看问题。不管哪个阶段,最重要的是参与并且见证了精彩的一幕又一幕,有幸见证了中国民营经济成长的过程。这是让我特别兴奋的地方。

    

婷姐创业者和投资者这两个标签,你更看重哪个身份?


沈南鹏:红杉所在的投资行业,跟以前运营公司不一样,比如文化建设、团队架构等等。有一点一样,就是我在走另外一段创业旅程。当年做携程、如家时,如果有人问我说你是不是还要第三次创业,我肯定说“不”,因为创业太艰辛,从头再来需要太多勇气。现在,红杉中国已经走过了13年,不管有多少成绩,不管有多少挑战,这本身就是一段基金管理公司的创业与成长之路。

 

婷姐不可否认的是,投资和创业背后的逻辑、文化是有一些差别的。我有一次跟张颖聊起这个话题,他看到我采访吴晓波的视频后说,吴晓波他们每年都做到100亿收入吗?我说他为什么一定要做到100亿呢?张颖说,当然了,一个创业者难道不想多赚点钱吗?我说你们资本家的追求很纯粹,而我们创业者的追求很多元。


沈南鹏:创业企业,CEO的作用是巨大的,他决定了公司大部分的战略和具体战术的制定。但是在投资公司里面,最重要的是一支合伙人团队。红杉是一个团队在战斗。在基金里面是一批人在做一个决策。你必须在合伙人之间建立一种很强的信任感,这种信任感是一个基金成功非常重要的因素。红杉2005年创立的时候,只有两位合伙人,今天我们有了15位合伙人。对于红杉来说,Partnership(合伙人制度)的演变和成熟,是我非常看重的一个地方。


投资人角色:
创业者背后的创业者 


婷姐那从个人而言,您觉得什么叫企业家精神,有没有可能存在一种投资人精神,它是不同于企业家精神的?


沈南鹏:红杉第一位创始合伙人四十五年前提倡的精神——创业者背后的创业者——精准地描述了投资人跟企业家之间的关系。作为投资人,你要很清楚自己的角色是什么。企业的成败,最后取决于企业家的“精彩”。基金在背后要做到帮忙不添乱。用文字来描述可能比较容易,但是到具体实施的时候,你会发现践行“创业者背后的创业者”并非易事。

 

婷姐勇于承担风险,有信任,找到自己的边界。有哪些精神是投资人必须有的?


沈南鹏:和创业企业有较高的运营风险相比,初创基金没有很高的进入壁垒,但是怎么把基金做到基业长青,这种难度远大于运营一个企业。马云讲阿里巴巴要活102年,我感觉作为一家基金公司,生存102年的难度更高。

婷姐投资机构更难基业常青,所以在你看来投资机构应该具备什么样的特质?


30年职业生涯中
遇到过很多至暗时刻


沈南鹏:在投资机构里,每个投资人最主要的工作还是“忙”项目。但是一家投资机构想要基业常青,最重要的是要发展优秀的文化,搭建良好的组织架构。红杉资本是一家全球化组织,覆盖美国、中国、印度等区域,拥有从风投到PE等不同的产品。我们的每个产品都很不一样,不同产品线上的文化和激励机制也不同,这是一个更大的挑战。

 

婷姐在各种创业的过程中,你有没有经历什么至暗时刻?


沈南鹏:也许大家忘记了2008年那一年,市场情绪低落,但今天,当你回顾2008年,一切都显得不是那么难,一切槛都能过。有的时候很难摆脱经济周期的魔咒,关键要有一个更好的投资节奏。千万不要因为在冬天里面感觉到压力就退缩了。在过去30多年的职业生涯当中,我碰到了许多至暗时刻,2008年是一个,1998年的金融危机更严重,这是投资人在市场上必须面对的。至暗时刻来了,你可能会有更多好的投资机会,但也别忘了你已经投的这些企业可能会进入至暗时刻,帮助它们过冬是一个紧迫的话题。

 

婷姐周鸿祎认为你是一条鲨鱼,嗅觉敏锐。SexyVC统计说红杉65%以上项目都是在A轮切入。马化腾也说,腾讯看好的项目里都有红杉已经先期杀入。都说沈南鹏是一个最为敏锐的人,你如何定义敏锐这个词?你认可这个说法吗?自我评价的话,你认为自己在这个定义上能取得多少分?


沈南鹏:敏锐说的应该是我们的团队,不是说我一个人。市场上有很多敏锐的团队,我们可能是其中的一个。敏锐的意思包括快,你要对一个变化的事情做出快速反应。但是另外一方面,洞见很重要。两者要保持一种平衡,你快的时候,你的洞见能力可能自然地变弱,这是人性当中的两方面,希望能在敏锐和洞见之间达到一个平衡。


早中期企业面临的 
最大风险是高层陷入撕裂 


婷姐未来十年,沈南鹏会多一些什么样的标签?或者希望自己是什么样的状态?

 

沈南鹏:投资依然是最主要的工作,而在公益上花的时间比以前多了。最近我们与真格合作的 “鸵鸟会”就是一个公益项目,希望为年轻人提供交流和成长的平台,发现和培养下一代企业精英。从广义来看,做投资就是把人和人连接在一起。如果你是这个行业里有抱负的人才,都有机会跟红杉走到一起。如果你是这个行业里成功的企业家,总能够找到跟红杉走到一起的理由。

 

婷姐你两会期间,你提出科创企业在国内资本市场登陆的提议,今天很多人说到新经济。你认为新经济怎么定义才好?跟科创、科技有什么样的关系?


沈南鹏:新经济这个词覆盖面很广泛。新的模式可以是模式创新也可以是技术创新,但它们一般都有高速成长的特征。今天的一家新经济公司,如果它不再创新,不再产生新的模式,十年以后它可能会变成一家旧经济公司。十年后如果依然被称为“新经济”,那是因为它们在不断自我创新:这就是新经济的题中之义。

 

婷姐问一个我会提给所有采访对象的问题。设想一下,假如某一天你的企业倒下了,你认为那会是因为什么?


沈南鹏:这是值得每个人去反思的话题。我们看到一些领先企业面临的行业结构性的问题,如果没有做出及时的调整,等到意识到了可能为时已晚,公司要有一个相对长远的战略和部署,这样才能尽量减轻行业巨变带来的冲击。早中期企业面临的最大的风险,就是高层团队陷入无法调和的争议和撕裂中,这对企业来说是生死存亡的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