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婷对话戴雷:中国新造车正处于全球中心?| 我有嘉宾

首页·我有嘉宾·2019-02-11



导读:

众所周知,造车新势力在对传统汽车完成两种改造:新能源化和智能化。从能源和环保的角度考虑,近几年来,中国从政策和资金两个层面扶持新能源汽车的发展。根据中汽协发布的数据,2018年,中国新能源汽车产销分别完成127万辆和125.6万辆,比上年同期分别增长59.9%和61.7%。


在智能化方面,智能座舱和自动驾驶成为了主角。2018年CES上,拜腾汽车用一块48英寸的屏幕火爆了一把,成为智能座舱的代表产品。这块共享全面屏可以用非常直观的方式显示车辆和驾驶信息,以及丰富的通讯、娱乐等内容。


中国的造车新势力不断庞大,2018年,蔚来、威马、小鹏等品牌已经实现量产。一场传统车企和造车新势力的竞争正在拉开序幕……


2018年CES上,拜腾汽车用一块48英寸的大屏成功引爆了话题。众人纷纷议论,拜腾汽车是谁?这款车能不能量产?这么大的屏幕不会干扰驾驶吗?


时隔一年,「我有嘉宾」出品人、嘉宾大学创办人吴婷在2019年的CES上见到了拜腾首席执行官兼联合创始人戴雷博士。尽管有着纯正的中国名字、标准的普通话,但戴雷却是一名德国人。从1998年起,他就进入南京大学专修中文,此后又进入宝马工作,2007年担任华晨宝马营销高级副总裁,2013年成为英菲尼迪中国事业部总经理。2016年,他决定投身“新造车浪潮”,与前宝马集团副总裁、i8项目负责人毕福康联合创立拜腾汽车。


在本期「我有嘉宾」节目中,被问及为何要来中国造车,戴雷表示,中国有美国和德国都看不到的创业精神,这是他决定前往的重要原因。


2014年,特斯拉开始进入中国市场,此后,在政策和资金的支持下,一场新造车运动开始在中国萌发。到2016年时,中国的造车新势力达到顶峰。当年年底,乐视超级汽车工业园在浙江省湖州莫干山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正式开工,并在几天后正式发布了首款量产车FF91。蔚来汽车第一次展示成果,蔚来EP9在纽博格林赛道创造了7分05秒的电动汽车最快圈速。另外,车和家位于常州的工厂基地奠基,预计总投资50亿元;威马汽车位于温州的新能源智能汽车产业园一期工程已正式开工;几个月后,拜腾汽车也与南京经济技术开发区签署战略合作框架协议,双方将在南京经济技术开发区建设高端智能电动汽车制造基地,总投资超过116亿元。


在海外市场,造车新势力的发展相对缓慢一些:“因为国外的供应链相对很稳定了,美国真正的耀眼明星,也就有一个特斯拉”。海银资本创始合伙人、嘉宾大学导师王煜全告诉吴婷。


需要注意的是,在新能源方面,海外市场却很早就开始部署了。2016年,挪威、荷兰已经宣布到2025年禁售传统燃油车,甚至是以传统燃油车为傲的德国也宣布将于2030年禁售传统燃油车。


中国政府虽未明确宣布禁售传统燃油车,但对电动汽车的产销出台了一系列积极政策。根据中汽协发布的数据,2018年,中国新能源汽车产销分别完成127万辆和125.6万辆,比上年同期分别增长59.9%和61.7%。“中国制造2025”中也提出到2025年中国自主品牌新能源汽车销量将达到300万辆,占国内市场80%以上。


“由于新能源汽车政策的加强,这大大加强了中国超过其他国家转向新能源汽车的动力,”2018年北京车展期间,丰田在北京的负责人小林一弘(Kazuhiro Kobayashi)表示,“最令我震撼的是速度感”。


2018年,是中国新造车势力开始交付的一年,蔚来正式上市了量产车型蔚来ES8,目前的交付量已经突破1万台;威马汽车也在2018年开始交付,但由于产能问题,未能完成原定的交付计划;小鹏汽车也计划在2019年春节后,实现规模化交付。


为了推进量产进程,2018年8月,拜腾汽车通过收购华利获得了实现量产必须要具备的造车资质。


在CES 2019前哨大会上,戴雷表示,拜腾汽车的制造基地和研发中心在南京,但是跟传统行业相关的设计和平台开发则要去慕尼黑完成,这是因为德国有非常好的技术积累和人才储备。另外,硅谷的团队还要负责用户界面、自动驾驶的安全性等功能。“2019年我们一定要落地产品,大概3~4月开始预生产,年底上市”。


中国新造车势力是否处于全球中心,未来又能否颠覆传统车企?


王煜全非常肯定地表示:“我对巨头完全不看好,我认为造车新势力的赢面很大。在新势力范围之内,巨头几乎没有机会”。


北京大学汇丰商学院经济学教授何帆则给出了完全相反的预测,“在三年之内,大概有90%的造车新势力公司会死掉”。


传统车企的文化难题 


吴婷:什么契机让您出来创业?


戴雷:我在宝马的时候,大多数时间都在中国,参与了宝马在中国的快速发展。我的同伴叫毕福康,他原来在宝马做了20多年工程师,他也是宝马第一批电动车的核心负责人之一,所以他觉得(智能汽车)是未来的方向。


而我们两个的优势加在一起,又发现这是很靠谱的事情。


吴婷:这就是你们要离开传统企业的原因?


戴雷:这是我们的机会,因为这是他们(传统企业)的难题。不管是奔驰、宝马还是奥迪,他们的一款新车,上市时导航系统已经落后两年了。


吴婷:这个问题他们解决不了吗?


戴雷:这个问题不单单是资源的问题,更是一个文化的问题,而且传统车企开发的逻辑是先从底盘、驾驶功能、发动机开始的,最后加个小电脑完成人机交互系统。


拜腾设计车辆的时候,是从用户界面开始的,但同时我们造了很好的底盘。



拜腾汽车的核心竞争力 


吴婷:提到拜腾,大家可能印象最深刻的是那块48寸的大屏,这块屏幕对你们意味着什么?


戴雷:这个大屏是我们成立拜腾之前已经有的想法,我们一定要去改变车内的用户体验。现在很多传统汽车里面,用户不会用屏幕上的内容,因为导航等系统都已经不更新了。因此我们决定做智能化的大屏,4K的曲面屏。


吴婷:所以用户界面和用户体验会是拜腾有别于其他造车新势力的,最重要的核心竞争力吗?


戴雷:我认为是的。我们的定位是高端车,安全性、工艺质量绝对不能差于奔驰、宝马这样的德国豪华品牌。




造车新势力是有机会的 


吴婷: 关于传统车企和造车新势力,有两种观点。第一是觉得传统车企一旦醒过来就无人能敌,他们依然会用品牌优势、资金优势迅速站回龙头位置。还有一种观点是造车新势力更灵活、更先进,更能适应变化,所以能够超前。您在这两类公司都待过,你怎么看?


戴雷:我相信造车新势力是有机会的,而且未来会有不同的模式,可能也会有新势力企业跟传统车企合作,也有本身很强的,也有被收购的。但是我相信真的会有一家像苹果一样的公司,这种机会是绝对存在的。


吴婷:对所有的新竞争者来说,他们面临的最大困难是什么?


戴雷:这个传统的行业内,它的规律是毛利很薄,普通的车企可能是4%~5%,豪华品牌可能接近10%,但是你从零开始做这个事,最后的毛利可能比这个还低。


吴婷:还有什么问题是造车新势力公司至今都没有很好地解决掉的?


戴雷:还太早了。判断这样的一个公司成功不成功,至少需要十年的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