熊晓鸽的理性与情怀 | 婷姐闪聊

首页·人物·2019-02-05


“很多创业者今天见了我,跟我照了一张相,然后去找沈南鹏,把价格抬高了,我们两个都是受害者。”

说在开聊前 


2018年,IDG资本创始董事长熊晓鸽宣布今后将不再参与任何投资人评选,要将机会留给更多的年轻人。被称为“中国VC第一人”,熊晓鸽掌舵IDG投出过腾讯、百度、携程等一系列赫赫有名的互联网公司。张朝阳、李彦宏、马化腾、周鸿祎……如今这群中国过去20年中,堪称最成功的一代企业家背后,大多都有熊晓鸽和IDG的身影。


但2005年之后,红杉中国、DCM、凯鹏华盈中国基金、经纬中国等机构纷纷成立,IDG“独孤求败”的时代终结;又过了10年,合伙人张震、高翔携岳斌离开、成立高榕资本;毛丞宇出走创立云启资本;IDG“少壮派”合伙人余征坤、李丰也选择离开,各自创立了新机构。这批IDG曾经的中坚力量,构成了中国VC2.0浪潮里的骨干。


如今IDG已经26岁了。这座中国投资届的“黄埔军校”在分裂中蓬勃生长,不管是自立门户野心勃勃的孩子,还是VC领域的上古战神,都在紧紧盯着IDG这面大旗。


此前,我与晓鸽老师在一个公开场合有过以下这样一段对话。这些信息很好地说明了“啥是IDG”,并且似乎也能展示,IDG未来将会是什么样。


 “人生不要 
活在遗憾和焦虑中” 


婷姐:这20年里,你们感觉到自己遇到最大的坑,或者最后悔的事情是什么?


熊晓鸽:我一直在说,投资本身就是一个遗憾的行业,为什么呢?投错了,会说当年我为什么投;投对了,会想当年为什么投少了,或者退出太早了。所以我就觉得人生千万不要活在遗憾和焦虑之中,对我来讲没有什么可遗憾的。

 

婷姐:你觉得你最大的竞争对手是哪一家?


熊晓鸽:我不觉得有什么竞争对手,我每次都在看谁比我们做得更好,我就想他为什么这个地方做得好,我觉得一定要有一个好的心态。

 

婷姐:那么沈南鹏能算是一个最大的“竞争对手”吗?


熊晓鸽:我不认为他是我的竞争对手。我们和沈南鹏也曾经是很好的合作伙伴,我们IDG资本投了携程和如家,所以说他也是我们投资的企业家,也算我们“黄埔军校”出来的。


我和沈南鹏谈过一次,现在来讲,我们中间的竞争是最没有意义的。很多创业者今天见了我,跟我照了一张相,然后去找沈南鹏,把价格抬高了,我们两个都是受害者。我们之间的竞争,无非是谁对哪个行业看得更准一点,进入更早一点,更便宜一点而已。


“做事需要情怀,
但先得把做什么想清楚” 


婷姐:你认为自己从事创投行业20多年做的最有情怀的一件事是什么?


熊晓鸽:现在来讲赔钱的生意一定是情怀的缘故。我做的最有情怀的事,就是我在95年的时候回我的母校湖南大学设了以我名字命名的奖学金。我觉得做任何一件事都要有情怀,所以我觉得情怀和商业是不矛盾的,只是在评估项目的时候,我们一定要对市场,对产品做理性的分析和判断。


一个创业者一定要把他现在做的事情弄清楚。我经常跟创业者说,先别谈情怀,把你的事说清楚再说。

 

婷姐:您的下一个目标,或者是终极目标是什么?


熊晓鸽:我有许多梦想。第一,我想投拍几部中国题材的电影,然后在全世界发行,去得奥斯卡奖。在过去的几年里,我曾经去走过两次奥斯卡红毯,可是奥斯卡奖没有一部跟中国有关,所以我就不想去了。


第二个梦想,我刚谈到在湖大设立奖学金,是为了纪念我母亲。我妈妈没有读过书,是因为很轻微的脑溢血过世的。所以我们在清华、北大和北师大捐赠了脑科学研究院,就希望我们支持的脑科学研究的科学家能够得诺贝尔奖,作为对我唯一的回报,就是他们得奖的时候,谢谢我一声就OK了。

 

婷姐:对于IDG这个品牌的长远发展有什么想法?


熊晓鸽:现在流行的话叫不忘初心。任何一个行业都会想到要做百年老店,我们做了25年,还有75年要走。第一,我肯定干不了75年,所以我希望我们不在了,但是IDG资本还在。第二,我希望我们投的项目在很多年以后,我们都退出了,还能够持久。例如我们投的百度和腾讯,尽管我们都退出了,但我希望他们百年以后都还在。有一些传统行业,像旅游目的地,我们投了乌镇,现在每年世界互联网大会都在那里举办。我们投了古北水镇,现在也是北京最好的度假地方,我希望我的后代都为我高兴。

 

婷姐:不否认这个时代是一个竞合的时代,尤其在投资人之间、投资人与机构之间,站在新时代改革开放40年这样一个时候,也请您寄语一下未来吧。


熊晓鸽:我认为的快车道就是5G,5G技术的普及。因为中国和美国都有一个时间表,要在2020年完成商业的覆盖和普及,还有应用,所以我认为这是个很好的机会,可能会产生一些颠覆性的革命。我们过去投了BAT,但是BAT在国外的销售额还是非常小的,说明我们未来要投的公司,一定要更国际化。还要在工业互联网ToB的方面下工夫,这可能是未来的风口,或者是未来的发展方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