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婷对话朱啸虎:区块链公司没有一个在为用户创造价值!| 我有嘉宾

首页·人物·2018-08-16

640.jpeg


导读

11年投资经历,朱啸虎从一个不怎么成功的创业者,转型成了全国乃至全球知名的投资人。


他成功投中了饿了么、滴滴出行、ofo、兰亭集势、映客等公司,为自己赢得了“独角兽捕手”的美誉。


今年7月,「我有嘉宾」出品人吴婷在香港,映客上市的现场见到了金沙江创投合伙人朱啸虎。这位眼光毒辣的投资人并没有想象中那么严肃,微胖、白净的脸上甚至能找到亲和力,但是说起话来,不仅语速快,而且有底气,“现在肯定是互联网公司的时代!”“我的投资逻辑就是选中赛道后,把所有公司都见一遍,再选一个最好的团队”。


而在映客之前,滴滴和ofo分别对朱啸虎带来了两种不同的评价,《福布斯》将他选入“2017年全球最佳创投百人榜”,也有媒体针对他套现退出ofo,抨击这种投资为“劣币”。


真实的朱啸虎究竟是什么样的人,很难知晓,但是在投资圈中,他的身影并不少见,也因此给人留下了更多的印象。


▲映客港交所上市日,吴婷对话朱啸虎

从美国的Airbnb发芽,共享经济最终的果实落在了中国——滴滴出行用5年时间,做到了超过500亿美金估值;摩拜单车和ofo也仅用2年时间,就收获了30亿美金估值,共享经济在中国市场被引爆了。共享篮球、共享雨伞、共享睡眠舱等项目相继出现,虽然免不了跟风嫌疑,但这足以说明“共享”曾是中国创投市场上,代表着流量和热钱的关键词。


大浪淘沙,除了共享办公和共享出行外,“死亡”是共享经济留给人们的最深印象。狂风掠过,大部分人在这场2年多的风暴中退场,留下的也胆战心惊、如履薄冰,在寻找盈利的同时,不断用融资推升估值,期盼着登陆二级市场。


有一个人,在这场风暴中顺势而起,从幕后走到了前台,这一切来得迅猛又突然,像极了他的名字——朱啸虎。



“笨拙”的投资人


2018年7月12日,映客在香港敲钟上市。


作为A轮投资方之一,朱啸虎代表金沙江创投在现场见证了整个过程。在与「我有嘉宾」出品人吴婷的对话中,朱啸虎再次表明了自己的投资逻辑——看好某个行业后,就要把行业内的所有公司都约见一遍。比如在投映客之前,跟十多家网络直播公司的创始人见面,了解他的想法、目标和打法。“当初见的公司,大多数都已经死掉了”,因此映客的上市也能说明这种听上去很笨拙的投资逻辑,是有一定的价值的。


2012年11月,资金困局中的滴滴拿到了来自朱啸虎的300万美元A轮融资,而在投资之前,朱啸虎同样对整个互联网打车市场做了系统的调查。


首先关注到的是易到。当时智能手机的普及率还很低,为了拓展司机队伍,易到计划免费为司机配置智能手机。但朱啸虎认为,这种方法会推高拓展成本,于是放弃了易到。


接着接触了摇摇招车,这支团队已经积累了不少用户,是滴滴在北京的主要竞争对手。朱啸虎认为团队不够强,而且先注册后充值的方法不符合互联网思维。摇摇招车也被放弃了。


当与滴滴创始人程维聊了半小时后,朱啸虎基本确定了这笔投资。程维从2005年起,就在阿里旗下B2B公司从事销售工作,并做到了阿里最年轻的区域经理;2011年,又担任支付宝B2C事业部副总经理,负责与商户的对接。而他的团队在地推方面的经验正好匹配初始阶段的推广业务。


朱啸虎“笨拙”的投资逻辑,除了要在行业精挑细选外,还体现在共事的方式上。在创业者眼里,最好的投资人是给钱给资源,但不干涉公司运营,而朱啸虎是给予尽可能多的帮助,在关键点上参与决策的投资人,至少对滴滴、映客的投资都是这样。


映客的快速崛起,让网络主播成为可以赚钱养家的职业,一些主播为了追逐流量,在衣着和言语方面触及了监管底线。另外,也不排除竞争对手做了手脚,总之映客被App Store下架了。


映客CEO奉佑生用“生死时刻”来形容那段经历,而朱啸虎也与其他股东一起努力解决问题。他告诉吴婷,广告打出去了,但是产品却被下架了,这是很严重的事故,因此自己跑去“跟苹果解释,这是竞争对手恶意刷量,导致苹果误以为是映客在主动刷。”


经过谈判,产品上架后,映客启动了最强监管计划,为此后的平稳增长奠定了基础。


拿到朱啸虎的融资后,滴滴也在一路快跑,在北京的数据逐渐超过摇摇招车。当时,网约车成为新释放的风口,所有参赛者都希望尽快拿到更多钱,占得先机。


2013年初,程维的老东家阿里也盯上了这块市场,并且正在于滴滴的另一个竞争对手——快的洽谈。巨头公司入局意味着资金和流量的涌入,如果快的顺利拿到阿里的融资,滴滴必将危在旦夕。


阿里开始行动了,腾讯自然也不会滞后,在与程维见面后,程维却犹豫了。作为创业者,他不想在B轮就选择站在巨头后面,受制于人。


关键时刻,朱啸虎站了出来,他强烈要求程维接受腾讯投资,这几乎是他唯一一件要求程维必须去做的事情。


2013年初,马化腾专程赶到北京与程维见面,并接受了滴滴的所有条件。4月,在快的完成阿里和经纬创投的1000万美金A轮融资的同时,滴滴宣布完成了1500万美元B轮融资,投资方是腾讯。


阿里与腾讯的入局,让本就竞争激烈的网约车市场显得更加剑拔弩张。在后来的发展中,滴滴做对了很多事,但不得不说的是,他们有几位始终站在身后的投资人,朱啸虎就是其中之一。


2013年,智能手机开始普及,阻碍网约车发展的硬件障碍正在溶解,滴滴需要继续向C轮融资挺进,但是快的后面的阿里却开始干涉滴滴。


据朱啸虎回忆,当时,滴滴见每一个投资人,阿里都会打电话过去请他不要投资滴滴,甚至允诺给对方阿里上市的股份,以这样的代价不让他们投资滴滴。


程维决定去美国寻找投资,而朱啸虎则扮演了同事和翻译的角色。历时半年多,C轮融资终于在2013年年底艰难地敲定了——中信产业基金和腾讯共同注资1亿美元。


如果说天使投资人王刚是为滴滴的资本之路奠定了那个“1”的人,那么朱啸虎无疑为滴滴带来了后面的若干个“0”。


当然,他自己的回报也颇为丰厚,据了解,朱啸虎在2012年为滴滴投出的300万美金已经为他赢得了1000多倍回报。



精明的生意人


“没有永远的朋友,也没有永远的敌人,只有永远的利益。”19世纪的英国首相帕麦斯顿用这句话形容外交关系,实际上在商场上同样是这样。


在滴滴与快的抗衡的两年中,朱啸虎和马化腾是滴滴身后的支持者,与滴滴并肩作战。但是4年后,朱啸虎和马化腾因为另一块市场而针锋相对。


让两人站在对立面的是共享单车之争,经过近1年的发展,共享单车的格局从群雄争霸迅速走向两强对话。摩拜单车是腾讯投资的公司,而金沙江创投选择了ofo。


两家公司的竞争僵持不下,根据各自公布的数据,投放量都在600万辆以上;截止2017年6月,双方都完成了9轮左右融资。而媒体公布的数据报告也各有说辞,甚至有媒体连续两天引用的两份报告显示出了不同结果。


640-1.jpeg


由于单车的投放占用了城市街道,而故障单车回收不及时,被人为破坏的情况极为严重。更令人关注的是,两家互相对垒,用补贴的方式提升活跃度,导致盈利能力都很弱。两家公司都想成为最终的赢家,因此格外在意媒体的排名和评价。


2017年6月,朱啸虎转发了一篇名为《艾瑞:ofo活跃用户、用户增速远甩摩拜,稳居第一》的文章,并写道“和街头实际数数的感觉基本一致”。随后,马化腾评论,“从微信支付看摩拜高一倍多。另外,智能机和非智能机未来价值和潜力还是很不同的。”不仅给出了相反的数据,而且暗讽ofo没有配置智能锁,导致被用户免费骑行和大肆破坏。


640-2.jpeg


最终,朱啸虎用一条委婉的朋友圈结束了口水战,他表示“1年后大家看数据”,同时认可了马化腾对被投企业的关注态度。


紧接着,朱啸虎在公开场合发表了几次反转言论。2017年9月,朱啸虎开始主张摩拜和ofo合并,“投放量已经过量饱和,如果想要盈利,那么两家合并才是合理的。”


之所以提倡合并,是因为摩拜和ofo旗鼓相当,两家长期内耗,用补贴和重运营模式对抗,都难以实现规模化盈利。如果走向合并,那么共享单车市场再无竞争,而且背靠阿里和腾讯两大战略投资人,合并后公司的估值会得到突破性提升。作为财务投资人,朱啸虎能再次收获以小博大的投资传奇。


然而,滴滴派驻ofo的高管被集体休假后,双方的矛盾彻底激化。ofo最重要的投资方滴滴成为了阻止合并的人,后期,滴滴接管小蓝单车,又自己孵化了“青桔单车”,都证明他绝不允许出行领域中的单车市场旁落他人口袋。


2017年12月,看双方已无合并可能,于是朱啸虎的说法又变了,“这个市场还没有打到山穷水尽的时候就合并,这是需要股东有大智慧和大格局的。”


但现实问题是,ofo已经频频爆出资金短缺的危机,如果不合并,他们靠什么打下去?几天后,有消息称阿里将向ofo投资10亿美元。后来,虽然阿里选择了哈罗单车,10亿美元融资宣告流产,但这是ofo创始人戴威坚持公司的独立运营权的结果,也就是说,阿里确实释放了想拥有ofo的信号,有两件事可以为此证明:第一是朱啸虎的妹夫欧成效在某讲座期间爆料,朱啸虎已经将所持的ofo股份全部卖给了阿里巴巴;第二是,与戴威第一次谈崩后,阿里依然给了ofo机会或者陷阱:ofo用两次质押资产换回了阿里17.7亿元借款。


曾经与滴滴并肩作战的投资人,在共享单车战争中却选择了套现退出。尽管这种选择不可谓不明智,但是半年前还与马化腾互怼,为ofo呐喊助威的形象太深入人心,使得这次套现并不光彩,被广为诟病。


在互联网时代,只关注互联网变革



有媒体撰文《劣币“朱啸虎”:我套现后哪管洪水滔天》,文章写道:近两年,中国在共享单车领域的投资不下30亿美元。粗略估计已浪费掉三分之一,即10亿美元。10亿美元是波音747飞机的研发成本,该机型已在全球航空领域称霸47年,而中国的共享单车已经成为影响生活的城市垃圾。


之所以出现这种“机会不等人,你不投或者投得少,别人就把项目抢走了”的急切心态,正是因为“朱啸虎”太多。


随后,优米网创始人王利芬发表文章称,“朱啸虎是否劣币见仁见智,但我质疑朱啸虎作为投资人的专业性”。


而在负面评论蜂拥而至之前,朱啸虎曾是中国乃至全球知名的投资人,他的投资履历上有饿了么、滴滴出行、ofo、映客、兰亭集势、百姓网、狼人杀等公司,超高的回报为他赢得了“独角兽捕手”的美誉。


11年前,33岁的朱啸虎决定离开和原来在麦肯锡的同事一起创办的易保网络,加入金沙江创投。入行10年,《福布斯》杂志评选的2017年全球最佳创投百人榜上,金沙江创投董事总经理,43岁的朱啸虎名列84位,成为榜单上中国区最年轻投资人。


真正使他成为知名投资人的,既有精挑细选、亲力亲为的投资方式,又有见机行事、趋利避害的商人思维。比如他曾表示,投资就是为创业者算账,“我们投钱,就是希望他花钱买用户,关键投入产出比是多少?花多少钱买一个用户?能从用户身上赚多少钱?”在步步算计的同时,朱啸虎还认为“获取用户的钱最好在6个月之内赚回来”。


如何评价朱啸虎其实可以换个更大的问题:什么样的投资人才是优秀的、让创业者满意的投资人?


2016年年底,女性闲置电商交易平台“空空狐”创始人余小丹在社交媒体上表示,自己病倒后,被迫辞去CEO,并逐渐失去了对自己创立的公司的控制权。紧接着,余小丹矛头直指空空狐投资人、当时的实际控制人——昆仑万维董事长周亚辉。


双方你来我往,将创业者和投资人的矛盾关系愈演愈烈。作为财务投资人,之所以选择投资,必然是想要得到最高的回报,因为这个目的,或许能快速投出独角兽企业;也或许急功近利,彻底迷失。


一位天使投资人曾总结:平庸投资人喜欢追逐热点,优秀投资人喜欢创造热点。平庸投资人喜欢关注政策 ,优秀投资人喜欢关注趋势。平庸投资人喜欢考虑盈利,优秀投资人喜欢考虑风险。平庸投资人喜欢ALL IN,优秀投资人喜欢加注和弃牌。平庸的投资者投的是项目,优秀的投资者投的是人……


而马云也曾比喻,投资人其实就是公司的舅舅,创始人才是母亲,对一个孩子该怎样成长,母亲的责任最重,权利也最大,也最了解孩子,舅舅对孩子的成长有想法有意见可以私下聊,至于听不听还是母亲说了算。如果舅舅非要当众指责母亲或者给母亲以压力,这个舅舅不要也罢。


映客上市当天,吴婷问朱啸虎“如何看待独角兽扎堆上市?”朱啸虎干脆地回答道,“很正常。过去一两百年,每个行业在它的黄金时代会占股市市值的百分之三四十以上,19世纪的房地产市场甚至会占到70%以上”。朱啸虎充满自信地给出预测,“现在互联网公司的市值只占股市的20%多,未来必然会有一波互联网公司的上市浪潮。这是属于互联网公司的时代。”


朱啸虎之所以成为“独角兽捕手”,可能正是因为他很少受负面评价的影响。在他看来,属于互联网公司的时代里,应该做更多“互联网”的事情。比如在投资映客之前,他一度迷恋网络直播,甚至凌晨去听主播聊天。现在映客上市了,他依然没有停止对直播业务的思考,他告诉吴婷,“直播虽然比较成熟了,但还需要不断加入新的功能和玩法,比如已经有的PK和游戏直播。”


大多数成年人不明白,吃饭、睡觉为什么可以引发数百万人围观,这毫无意义,但朱啸虎却可以将其视为商机。他告诉吴婷,现在仍然没有停止捕捉的脚步,小程序、小游戏都在他的观察范围之内。


为了替被投公司做PR,可以和大佬互怼,也可以大胆预言。为了保全利益,迅速套现,全身而退。尽管有些时候因为过于理智而显得冷冰冰,但这就是朱啸虎留给公众的形象之一。